奇異種子

冷圈愛好者 afd同名

【凌安|RPS】《星尘》27 狼狽

今天和明天没有意外,也是拍摄安Bon线的日子。


一连两集的剧情大概是Bonnie终于被金城安的诚心所打动,却拉不下面皮承认喜欢他,所以便一直接受他的好意。


在第二集最后一幕终于迎来了突破,Bonnie在下楼梯时绊倒,金城安碰巧在附近,继而‘不小心’吻上,然后定情。


周家安对这类罐头式场面见惯不怪。他以往在中学剧社也常常借鉴电视剧的各种狗血桥段,再跟同学增润情节练习。但他没想过现在编剧的水平连中学生也不如了。


不对,今次不是编剧的锅。


据说今天这集的剧本是由导演亲自操刀,他写过以后还特别沾沾自喜,跟整个剧组人员大放厥词,说这集的收视将会超越早前的凌安线。


周家安记得导演豪言的那天吴玮凌也在场,幸而编剧没有这般糟蹋凌安线,不然他俩肯定第一时间举手反对。至于安Bon线写成这个鬼样子,他俩也不愿去理,尽管去演便是了。


“咦,稀客,近来可好?”迎面而来是一个失踪人口,按理说他并不会从《开心速递》的录影厂走出来的,因为他不拍处境剧。


周家安目无表情地打算从他身边走过,却被他抓住手臂。


“怎么,现在拍了处境剧,又有广告进账,红了之后翻脸不认人么?”张子恒的笑脸总带几分虚伪。


“要数红了,小弟又怎敢与张先生你匹敌。接了好几套正剧,从男三演到男二,娱乐新闻都写你是TVC新生代里最受捧的一个。”周家安欲要甩开他的手却不得要领。


话说张子恒从训练班出来以后,一直处于剧接剧的状态,而且还跟好几个漂亮港姐搭过戏了。他第一部参演的医疗剧更是全年收视冠军,连带让他这个男三的人气水涨船高,现在已经演到去男二的阶梯了。


鉴于正剧与处境剧的赛道有如天与地之分,录影厂也在电视城的两个尽头,吴周与张子恒平日碰上面的机率是微乎其微。


却不知是什么缘故,周家安居然在前去处境剧厂的途中跟他的仇人撞个正着。


“哎,没想到你还挺留意我的,娱乐新闻没少看哦。”


“对,我特别留意你,因为我恨不得有天在头条里看见你身败名裂的新闻。”终于成功甩开了他的手。


那人微笑,又道:“我也特别留意你。坦白说,真的是你这种人才能赚这种钱,小弟衷心佩服。”


“什么我这种人?”周家安死盯着他的眼。


“你跟吴玮凌卖腐,不少无知少女希望你俩真是一对,所以才追捧你俩的cp。近来你跟他的剧集收视高,又有那么多双人广告,也是这个缘故。


我呢,的确羡慕这些代言费,但我真的装不了gay,因为这对我来说还是恶心了些。 ”


周家安气得一手扯了他的衣领,然后把他拉进了无人路经的拐弯处。


“张子恒,我告诉你,我跟他是根据剧本和广告商的要求而正常搭档,请你说话别这么过分。”


那人歪嘴一笑:“对吗?我记得早一阵子,龙力莲邀请了你跟他去澳门拍广告,还特意在IG上为你俩破天荒宣传。


但你俩又不是最红的档次,我想来想去还是不明白她看上你俩什么了。莫非……你们三个,有什么不可告人的交易? ”


“你什么意思?”周家安的双目通红,情绪频临失控。


张子恒凑到他的耳廊:“不用我说得那么露吧。广东人做鸡有好多方法,不知道鸭子又是如何。”


话音未落,周家安把他抵在墙壁,一拳挥出,重重捶打在张子恒的右颚。


“虽然粤菜里面没有片皮鸭,但煎皮拆骨的架势我还是在行的。”周家安对他厉声警告。


旁边走过一人,却是今天没有戏份,来探班的吴玮凌。周家安的左手继续揪住他的衣领不放,急道:“吴玮凌,过来帮拖(帮忙)。”


张子恒见状,只得别过头来遮羞。


吴玮凌还是瞥见他右边嘴角的瘀伤,问:“怎么帮?”


“长话短说,平日我从不撞见这人,今天一见面他就说我俩是龙力莲的鸭,我今天火气盛,打了他的右颚。


但是他太欠揍了,连你也骂了,还望你把他左颚也一并打肿。 ”


吴玮凌点头,这家伙能把一向友善的周家安惹成热血分子,刚才肯定又是说过一些不堪入耳的话了。


他甚为同意男友的提议,作势预备:“没问题,我也想揍他很久了,但就是一直没有机会。”


“Ricci你别得意,我回去即刻就叫保安部将闭路电视的片段调取……”


三个人抬头一望,这里正正是闭路电视拍不到的死角。


吴玮凌噗嗤笑了出声:“天助我俩也。”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
“朱凌凌,外面特别晒,今天去不想去郊游了。”金城安躺卧在沙发上,像一条无所事事的懒蛇。


“呐,试试这支SPF50PA+++水感高效防晒,一点也不粘腻,还能阻挡紫外光长达4小时。这样你就不怕被晒黑了。”朱凌凌掏出了一支最新出品的防晒乳,然后挤了一些在掌心,再往金城安的脸轻轻涂抹。


金城安望着眼前的人甜笑:“确实不粘,还很清爽。”


朱凌凌挪前一点,声线带着期盼:“那……”


那人把朱凌凌掌心的防晒乳用食指刮去,冷不防往他两边的脸颊也点了两片白瓣。然后挽上了他的手,把他硬拉起身。


两人一前一后,几个小碎步跑离镜头视线,然后从后面嚷了一句:“朱凌凌,我现在改变主意了。”


“妖。”夜晚,家中的张子恒赌气关了电视:“这两人的广告怎会无处不在的?”


邦妮从厨房里出来,手握着一个鸡蛋和一块毛巾:“干嘛了?”


“倘若有一个人,从十多年前开始,无论是运气或是实力,总会压过你一点,你会怎么觉得?”


邦妮把鸡蛋置毛巾中,然后包裹起来,道:“认命啊。有些人就是注定会比你优秀的。”


张子恒冷笑:“这世界没有注定,我偏要把他拉下来,然后踩在脚底,让他窒息而亡。”


邦妮不禁心悸。她喜欢他够狠够拼,但这种狠却与毒挂钩了。


“怎么了,不是拿了鸡蛋么?碍手碍脚的。”


邦妮俯身,战战兢兢地把它放到他的左脸,轻轻揉动:“谁……把你打成这样了?一左一右,还挺均称的。”


张子恒却是一手拨走了鸡蛋,略带嫌弃:“你告诉我,它凉成这样,能有用么?”


“那……我拿回去帮你热一下。”邦妮无趣地起了身,又冒昧回头跟他道谢:“今天谢谢你来送我上班,明天你会来么?”


张子恒思索一会,若不是他为了送女友去录影厂,就不会碰见那两件极品,硬吃了两拳。明天再去,莫不是要再挨揍了?


正要摇头拒绝,邦妮打赌他会吃醋,又道:“明天我要跟周家安拍吻戏喽。”


某人低头谩骂一声,便点了头。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
PS


大家应已忘记那个消失了十五个章节的张先生。既然现在凌安两人都谈成了,也是时候要把他召唤出来了(smirk) 


可能没想到张子恒会跟邦妮在一起了,但我觉得,这俩的性格一个愿打一个愿挨,蛇鼠一窝,挺配的。标题的狼狈除了是张子恒的狼狈,也代指他和邦妮的狼狈为奸(不过邦妮脑子应该不太好使)。


然后下周因为某些不可抗的缘故,香港用户应该也更不了,所以请容许我休个假,我们11/6那个星期再见。


这周凌安同框的场景不多,下次看看可不可以写个甜甜的章节补偿,让他们正式驾车兜风去了。


评论(12)

热度(11)

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